草鞋ing

既往不念 未来不迎 当下不杂

心茧

刘可忆:

爱来时,电闪雷鸣,风雨无阻,人们通常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,却又往往害怕过于投入而伤痕累累,所以总是会想尽办法让自己不去爱至少爱的不那么忘我;


爱走时,风卷残云,呼啸而去。纵然结局期盼已久却又是在心里生出万种失落和千般不舍,甚至对已经逝去的过往唏嘘不已。


人哪,总是要作一作,总是见不得自己和旁人开心。


她刚刚爱你的时候你无动于衷,她渐渐深爱你的时候你不屑一顾,她开始慢慢冷却的时候你开始牵肠挂肚,她决意转身离开的时候你痛哭流涕。


我们可以说爱你的这个人爱的不够持久,不够长情,可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一个人爱我们爱的永远不顾一切。


可你又说她说过会永远爱你。


好吧,我们就说永远爱你的那个人的确不够长情,否则她不会不懂你是慢热的人,不会不懂你对感情的越谨慎是因为越在意,她不懂得耐心等待,甚至可以说她离开并非是因为等待的岁月太长,而说她只是一个喜欢追逐和征服的薄情孤寡人。


千万别说真爱你的人就不会离开你。因为真爱也可以变成真爱过。


所以,如果我们能在一份还算坦诚友善的情感里,多给对方一些心甘情愿的等待和成全,我想在每一个渐渐被岁月被人情世故所磨成的厚厚心茧里,都会有一份柔软被及时珍惜和守护。





评论

热度(407)

  1. 大梦初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是的